活该被盗版?这种逻辑说不通

活该被盗版?这种逻辑说不通
国内影视剧渠道收费服务体系仍处于开始开展阶段,版权维护与用户认识仍需培育,侵权处分等方面都有待加强。  电视剧《庆余年》近来成了热门话题。这边“超前点映”事情余波未了,那儿又传出第一季盗链流出,登上了微博热搜。  从相关报导来看,《庆余年》盗版行为十分猖狂,流出的资源包含第一季全集高清版,盗链传达简直公开化。且不说侵权资源是怎样流出来的,只看不少网友的观念就颇耐人寻味。  有网友以为,《庆余年》被盗版是活该,由于许多人本来就买了会员,站方却搞了个VVIP再收费,“你不仁我不义”,所以被盗版属自取其祸。  这种说法是过错的。不能由于自己买了会员,又对会员服务有定见,就自我降格到为盗版辩解的境地。买会员,客观上是支撑正版的行为,而运用盗版则是侵权行为,两者不行混杂。就像去商场买东西,总不能由于嫌东西比别家贵,就爽性去偷去抢吧。对《庆余年》收费会员服务感到不满,转而以为它活该被盗版,这是一种典型的匪徒逻辑。  眼下,一些大视频网站处于“赔本赚吆喝”阶段,每年动辄亏本数十亿元。这其间或许有经营不善的要素,但也不得不供认,站方很大一部分费用花在购买版权和用户补贴上。花那么大价值,成果被人垂手可得地盗版了,影视制作方、渠道播映方还会有做原创剧的积极性吗?这样的话,即便买了会员也看不到多少原创剧,实际上危害的仍是自己的权益。  这也阐明,国内影视剧渠道收费服务体系仍处于开始开展阶段,版权维护与用户认识仍需培育,侵权处分等方面都有待加强。现在,“侵权本钱小,维权本钱大”的格式仍未彻底改变,一部原创剧被侵权,盗链流出,版权方要想追索补偿,不只取证难,维权进程消耗时日且面对各种变数。一部著作被侵权,打官司要花几十万元,得到的补偿或许仅几千块钱,相似景象仍然存在。  现在,《庆余年》相关权利人一方面痛陈侵权行为打乱了电视剧正常播映次序,涉嫌构成侵略著作权罪、侵略商业秘密罪等,另一方面苦口婆心恳求我们对不合法传达侵权内容的信息“不看、不信、不转发”,何其无法!  “超前点播”是没有充沛顾及会员权益,“求链接”则是不尊重版权。这时候,权利人与用户互相了解、达到默契很要害。在会员服务方面,站方应愈加明晰地厘清条款,让用户清晰自己所能享用的服务范围。用户要充沛尊重版权,自觉根绝盗版。盗版不只影响站方经济利益,并且危害整个影视职业的开展。只要充沛了解站方的维权行为,而不是对热播剧被盗版乐祸幸灾,站方和用户才干共同进步,一同生长。如此,站方为用户供给更多优质剧集,而用户以购买会员服务正向回馈渠道,方为互利。